跳过主要内容

COVID-19大流行期间数字媒体使用对患有多动症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

摘要

客观的

探讨数字媒体使用对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期间被诊断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儿童和青少年核心症状、情绪状态、生活事件、学习动机、执行功能(EF)和家庭环境的影响。

方法

在研究中,共有8-16岁符合诊断标准的192名参与者被列入该研究。Children scoring higher than predetermined cut-off point in self-rating questionnaires for problematic mobile phone use (SQPMPU) or Young’s internet addiction test (IAT), were defined as ADHD with problematic digital media use (PDMU), otherwise were defined as ADHD without PDM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in ADHD symptoms, E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tress from life events, learning motivation and family environment were compared respectively.

结果

根据Swanson Nolan and Pelham Rating Scale (SNAP),与没有PDMU的ADHD组相比,有PDMU的ADHD组表现出更严重的注意力不集中、对立违抗、行为和情绪问题症状。通过儿童抑郁自评量表(DSRSC)筛查儿童焦虑相关情绪障碍(SCARED)和抑郁,通过执行功能行为评级量表(BRIEF)筛查儿童EF缺陷更严重,通过青少年生活事件自评量表(ASLEC)筛查儿童生活事件压力更大。学生学习动机量表(SLMS)对学习动机的影响较低,而家庭环境量表(FES-CV)对凝聚力的影响较大。与没有PDMU的ADHD组相比,患有PDMU的ADHD组在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上花费的时间明显更多,而在体育锻炼上花费的时间明显更少。

结论

患PDMU的ADHD儿童核心症状更严重,情绪消极,EF缺陷,家庭环境损害,生活事件压力,学习动机较低。监督数字媒体的使用,特别是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的使用,以及增加体育锻炼,对于多动症的核心症状和相关问题的管理至关重要。

介绍

2019年底,我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政府在2020年1月底前实施居家隔离政策,控制感染率,要求公民待在家里[17].要求隔离的呼声导致学校停课,并导致在即将到来的学年中突然转向在线教育。17].大量研究表明,隔离期间考虑了在线课程,重点放在学习、结构常规、健康和社会关系上[5.].然而,对具有预先存在的心理健康状况的学生可能特别难以特别困难,例如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14].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是儿童和青少年中最常见的精神和行为障碍之一,最近的一项元分析估计表明,中国的患病率为6.26% [42].家庭隔离和网络课程都给有多动症孩子的家庭带来了新的挑战。部分患者在实施防疫措施期间,因就医不便而中断治疗。之前的一项研究表明,患有多动症的儿童在COVID-19爆发期间出现了症状增加和负面情绪[49].在线课程需要互联网和数字设备,这导致了这些数字设备和互联网的免费使用。因此,很多家长因为工作责任而无法监督孩子。目前的研究表明,ADHD的核心特征之一是执行功能(EF)受损,特别是抑制[3.34].那些缺乏自我控制的多动症儿童,有问题的数字媒体使用(PDMU)的比例高于对照组儿童[18].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家庭隔离、网络课堂和缺乏监管的结合成为PDMU的温床。

研究表明,PDMU和注意力缺陷之间有密切的关系[43,行为问题[2和情绪问题[13].一些评论也提到,PDMU对学习成绩、社会互动和家庭关系有负面影响[2230.].数字媒体产品包括电视、电脑、手机、视频游戏和互联网,这些都被认为是基于屏幕的行为。有问题的使用行为包括长时间使用、天黑后使用、看色情片等,影响生活和学习功能[2230.].然而,同时探讨PDMU与ADHD症状、消极情绪、英孚、学习动机和家庭环境之间的关系的研究却很少。

我们假设在疫情隔离期间,与未患PDMU的ADHD儿童相比,患PDMU的ADHD儿童存在更多的注意力、行为和情绪问题,EF损伤更多,压力更大,学习动机更少,对家庭环境的不利影响更多。

方法

参与者和过程

本研究的参与者为8-16岁的ADHD患者,他们于2020年4 - 5月COVID-19疫情爆发时,在中国上海一家综合医院的医学心理门诊就诊。使用半结构化访谈工具作为临床诊断访谈量表(CDIS),所有参与者均符合DSM-V标准对ADHD的诊断要求[4.45].排除有严重感觉运动障碍、脑损伤史、癫痫、自闭症谱系障碍诊断的儿童。本研究的信息被提交给208名患者及其父母,其中最终192名(92.3%)患者愿意参与调查。

192名参与者被分为两组,分别使用问题手机使用问卷(SQPMPU)和Young网络成瘾测试(IAT)。在SQPMPU或IAT中得分高于分界点的ADHD儿童被定义为PDMU,其他儿童被定义为无PDMU。收集所有受试者的人口统计学资料,包括年龄、性别、人均居住面积、是否接受药物治疗、有无合并症。

措施

问题手机使用自评问卷用于估计中国青少年使用手机的依赖症状[40].问卷包括16个项目,从1到5,涵盖三个维度,包括戒断症状,身心健康的影响,渴望。跟随Zheng等人[50]我们使用27作为有问题的移动电话的截止点[50].

青少年网瘾测验由20个问题组成,以5分李克特量表测量(0 =完全没有到5 =总是)。原始评分越高,成瘾症状越严重[47].中文版IAT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23], 40分作为分界点代表有问题的互联网使用[33].

斯旺森诺兰佩勒姆评定量表(SNAP):Parents reported children’s ADHD, 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 (ODD), conduct disorder (CD) and emotional problem symptoms on a 4-point Likert scale (0 = not at all, 1 = just a little, 2 = quite a bit, 3 = very much). 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Chinese version of SNAP-IV form are satisfactory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China [51].症状的原始评分被用来反映严重程度,越高表示症状越严重。

执行功能行为评定量表(BRIEF)是家长评估6-18岁儿童日常生活中反映EF的行为的评定量表[11].该仪器由88个3点顺序量表组成,测量了EF的8个临床维度:抑制、转移、情绪控制、开始、工作记忆、计划、组织和监测。这些量表构成两个指标:行为调节和元认知。一个综合分数被称为全球高管综合(GEC),用来衡量高管的总体表现。分数越高,结构的难度就越高。BRIEF已被证明在中国儿童中具有较高的并行和歧视性效度和足够的信度[31].

青少年自我评定生活事件清单被广泛用于评估中国青少年生活事件的发生及其影响的研究[44].生活事件的影响分为5个等级。该量表的因素包括人际关系压力、学习压力、受罚、失落和适应问题。较高的原始分数代表较高的压力和负面影响程度。

中文版家庭环境量表(FES-CV)共90个项目,分别评估家庭社会和环境特征的10个方面,包括凝聚力、表达性、冲突性、独立性、成就性、知性文化取向、积极娱乐取向、道德性、组织和控制。该得分可用于青少年人群,以反映家庭各成员之间的互动和家庭环境的整体特征[39].原始得分越高,家庭环境越好,除了冲突得分较低的“好”。

学生学习动机量表(SLMS)由20个“是”或“否”的问题组成,评估学生学习困难的四个维度,包括主动性、意识性、趣味性和目标[9.].原始分数越高,说明学习动机越困难。

儿童抑郁自评量表(DSRSC)用于评估8岁以上儿童的抑郁程度,包括18个项目,分为3个级别。原始分数越高,抑郁症状越明显。以中国城市儿童的平均分数为分界点,取15 [37].

筛查儿童焦虑相关情绪障碍(SCARED)用于评估儿童与焦虑相关的情绪症状,有41个项目,分为3个级别。一个较高的原始分数表明更多的焦虑相关的情绪问题。中国城市儿童的平均水平表明,临界值为23 [41].

大流行居家隔离调查(HQIP)是自行设计的,用于获取有关数字媒体使用和活动安排的信息。

我们收集了每天花在以下活动上的平均小时数,包括看电视、电影和视频,包括短视频(如tik tok);玩电子游戏,包括电脑和手机游戏;以及使用社交媒体软件(如微信、QQ)。我们还收集了每周包括体育锻炼、艺术和音乐活动(如绘画、唱歌、乐器演奏、舞蹈)、科学和文化活动(如阅读、科学实验、学习)的平均天数;以及其他爱好和兴趣。

数据分析

数据采用SPSS 19.0进行统计分析。采用配对样本评估两组间的人口学差异t-连续数据检验,类别数据卡方检验。使用多变量协方差分析(MANCOVA)评估有和没有PDMU的ADHD组临床特征调查的差异,年龄作为协方差。

结果

伴和不伴PDMU组ADHD的人口学和临床特征见表1.性别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 0.35,p= 0.56), ADHD亚型(χ2= 1.03,p= 0.65),药物治疗(χ2= 1.18,p= 0.28),平均居住面积(Z= -0.39,p= 0.69)。而患有PDMU的ADHD组的年龄明显更大(t=−2.46,p= 0.02),伴发ODD患儿较多(χ2= 7.36,p= 0.01)和Tics (χ2= 4.52,p= 0.03)。

表1伴和不伴PDMU的ADHD患儿的人口学和临床特征

有和没有PDMU的ADHD儿童的ADHD症状、心理社会行为和学习成绩的结果见表2.患有PDMU的ADHD组的注意力不集中症状明显恶化[F (1189) =4.15,p= 0.04,η2 p= 0.02], [F (1189) =6.85,p= 0.01,η2 p= 0.04],进行问题[F (1189) =7.38,p= 0.01,η2 p= 0.04],情绪问题[F (1189) =14.51,p< 0.001,η2 p= 0.07],与无PDMU的ADHD组相比。在BRIEF评估的EF中,PDMU组的儿童在轮班时EF明显受损[F (1189) =7.01,p= 0.01,η2 p= 0.04],情绪控制[F (1189) =6.77,p= 0.01,η2 p= 0.04,起始[F (1189) =7.31,p= 0.01,η2 p= 0.04],工作记忆[F (1189) =7.26,p= 0.01,η2 p= 0.04],方案[F (1189) =17.09,p< 0.001,η2 p= 0.08],行为调节指数[F (1189) =6.67,p= 0.01,η2 p= 0.03],元认知[F (1189) =10.36,p< 0.01,η2 p= 0.05], GEC [F (1189) =10.16,p< 0.01,η2 p= 0.05],高于无PDMU组。

表2伴和不伴PDMU的ADHD儿童的ADHD症状、心理社会行为和学习成绩

除了凝聚力之外,家庭环境的结果没有显示出显着的差异[F(1,189)= 8.05,p= 0.01,η2 p= 0.04)。患有PDMU的ADHD儿童在人际关系压力下明显表现出更多的生活障碍[F (1189) =36.22,p< 0.001,η2 p= 0.16],学习压力[F (1189) =23.16,p< 0.001,η2 p = 0.11], being punished [F (1,189) =23.66,p< 0.001,η2 p= 0.11,适应[F (1189) =9.65,p< 0.01,η2 p= 0.04],总情形[F (1189) =37.38,p< 0.001,η2 p= 0.16]。因此,PDMU患儿的学习动机明显存在更多的问题[F (1189) =24.74,p< 0.001,η2 p= 0.12],其中主动性[F (1189) =20.35,p< 0.001,η2 p= 0.10,知晓[F (1189) =6.36,p= 0.01,η2 p= 0.03],目标[F (1189) =13.22,p< 0.001,η2 p= 0.07]。

DSRSC总分[F (1189) =33.73,p< 0.001,η2 p = 0.15] and SCARED [F (1,189) =36.02,p< 0.001,η2 p= 0.16]伴PDMU组与不伴PDMU组相比,差异有显著性。在患有PDMU的ADHD组中,儿童在DSRSC中有显著更高的正相关关系(44/82 vs. 30/110,χ2 = 33.55,p< 0.001)和SCARED (43/82 vs. 15/110,χ2= 13.81,p< 0.001)。而在诊断抑郁症和广泛性焦虑障碍(GAD)方面,ADHD伴PDMU组有2例患儿出现抑郁症,ADHD伴PDMU组无一例。两组患儿均未达到广泛性焦虑症的诊断标准。两组间抑郁、广泛性焦虑症的诊断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我们的调查发现,两组在媒体使用方式和日常生活安排上存在显著差异。PDMU组的ADHD儿童在数字媒体上花费的时间明显更多,无论是电子游戏[F (1189) =7.14,p= 0.01,η2 p= 0.04]或社交媒体软件[F (1189) =6.76,p= 0.01,η2 p= 0.04)。另一方面,PDMU组ADHD儿童进行体育锻炼的天数明显减少[F (1189) =4.58,p= 0.03,η2 p= 0.02],而花在艺术和音乐上的时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F (1189) =3.60,p= 0.06,η2 p= 0.02],科学文化[F (1189) =0.25,p= 0.62,η2 p< 0.01],其他类型的爱好[F (1189) =2.67,p= 0.10,η2 p= 0.01)。

讨论

研究发现,患PDMU的ADHD儿童核心症状更严重,情绪消极,EF缺陷,家庭环境破坏,生活事件压力更大,学习动机更低。

多动症核心症状

患PDMU的ADHD儿童的注意力不集中的核心症状明显多于无PDMU的ADHD儿童。之前的研究表明PDMU和注意力缺陷之间存在联系[8.43].一方面,具有严重注意力缺陷的儿童可能更有可能被动地吸引数字媒体产品,以分散和平滑自己以弥补减少的社会能力或学术困难[29].另一方面,过多的数字媒体使用时间也会影响注意力。最近的研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移动媒体上的交互性和反射性反应可能有助于多动症症状的发展[32].屏幕时间也可能会妨碍人们去参加那些被认为能更好地刺激认知能力和更长的注意力持续时间的活动。27].

情感问题

患有PDMU的ADHD儿童与没有PDMU的ADHD儿童相比,在使用SCARED和DSRSC测量方法时,表现出更多的情绪问题,包括更高的分数和异常率。许多先前的研究,尽管没有结论性,都表明上网时间越长的孩子越容易抑郁[20.].然而,在我们的研究中,焦虑障碍和抑郁障碍的诊断均未显示出显著差异。这可能表明患有PDMU的ADHD儿童更有可能因为不恰当使用数字媒体产品而产生负面情绪,而不是因为焦虑或抑郁等精神疾病的影响。社交媒体让感到孤独的年轻人通过被动使用互联网来弥补,比如刷别人的账户,这似乎是合理的,但这最终可能会增加他们的抑郁情绪[6.].游戏和社交媒体似乎为焦虑的孩子提供了有效的数字交流方式,但通过与同龄人面对面的互动分享情绪和经验的方式却消失了。19,可能会导致在现实生活中与社会交往的斗争,从而导致焦虑的社会倾向。

执行功能

许多研究表明EF缺陷与多动症密切相关[343648,并已被证明会导致广泛和严重的功能障碍[38].本研究发现,与没有PDMU的ADHD组相比,有PDMU的ADHD组的EF在要素和整体情况方面都要差得多。接触电视等观察性媒体可能会对儿童的英孚表现产生负面影响[21].此外,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孩子看电视的时间和内容与他们当前的英孚教育以及他们今后的英孚教育表现有关。26].因此,接触媒体可能会损害儿童的能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良的英孚可能会导致儿童失去对数字媒体使用的控制。与ADHD相关的EF缺陷,如缺乏自我控制、自我调节和行为抑制,会导致日常生活管理困难[24],包括对媒体和互联网的规定[25].

亲子关系

当家庭环境凝聚力恶化时,伴PDMU的ADHD儿童较无PDMU的ADHD儿童表现出更严重的ODD症状。这表明在亲子关系中存在着更多的冲突和不服从等问题。一项涉及中国家庭的研究发现,亲子关系有助于调解青少年手机使用问题和父母低头症[28].家庭的健康功能需要平衡的凝聚力和灵活性,要求父母和子女都保持低水平的数字设备使用。相反,如果父母过度使用媒体,孩子也会过度使用,那么家庭功能就会受到损害[7.].事实上,互联网和手机都可以与每个家庭成员的关系和个人功能互动[35].

学习动机

与未患PDMU的ADHD儿童相比,患有PDMU的ADHD儿童表现出较低的学习动机、较高的生活压力、人际关系压力和学习问题。事实上,一项包括中国青少年的研究发现,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有问题使用手机的参与者表现出更多的生活事件压力和更少的学习动力[12].基于屏幕的活动和学习成绩之间的这种消极联系,进一步影响了工作机会,可能是因为屏幕媒体的使用在认知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包括涉及知识、智力和行动的大脑过程,最终影响了学术能力和成就[15].因此,应该监督和减少基于屏幕的活动,以提高学习成绩[1].

体育活动

与没有PDMU的ADHD儿童相比,患有PDMU的ADHD儿童花在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软件上的时间要多得多,花在体育锻炼上的时间要少得多。研究表明,这两款电子游戏[25以及社交媒体的使用[10对注意力和监管产生了负面影响。此外,以往的研究已经调查了不同类型的基于屏幕的活动对儿童功能的个人影响。他们发现,看电视和玩电子游戏似乎是与学习成绩最负相关的活动。1].这强烈表明,父母应该管理数字媒体曝光,但也应该鼓励孩子增加体育活动。一项研究报告称,更少的屏幕时间和更频繁的剧烈体育活动与抑郁、焦虑、自卑和生活不满的风险更低有关,这表明减少屏幕时间的同时增加体育活动可能会带来良好的心理健康结果。16].

重要的是管理儿童对数字媒体产品的使用,进行预防和早期干预,因为屏幕使用现在是如此普遍。更多的媒体接触和家长监督的减少导致中国青少年儿童长时间的屏幕休闲时间[46].为了防止孩子的日常家庭生活、社会交往、学业表现和身体机能受到干扰,有必要注意PDMU的症状并寻求早期治疗[30.].

限制

本研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特殊时期开展的,由于家庭隔离政策,以及参与者是自愿寻求医疗帮助的家庭,共病和药物使用等混杂因素未得到控制。这段特殊的时间可以看作是一个长假,但新冠肺炎的影响仍可能影响孩子们的情绪和压力。本研究可能揭示PDMU与ADHD儿童症状、情绪和行为问题、亲子关系、家庭环境之间的关系,但难以解释任何因果关系。PDMU与问题行为、消极情绪、失调家庭关系的影响可能相互作用。由于处于特殊时期,我们的研究只纳入了ADHD儿童,而没有纳入健康对照儿童,不能更好地解释整个儿童人群中ADHD症状与网络使用之间的关系。最后,虽然本研究提出了PDMU的多种负面影响,但在未来的研究中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可行有效的干预措施。

结论

本研究作为一个整体,不仅揭示了数字媒体和ADHD症状,情绪,EF,学习动机和家庭环境之间的联系,而且还显示了ADHD儿童在流行期间增加了对数字媒体暴露的增强的问题隔离期。ADHD症状,行为问题,EF障碍和家庭环境问题都随着数字媒体的利用而增加而增加。虽然我们的研究没有表明了因果关系,但父母应该考虑采取行动限制数字媒体暴露,以防止家庭,情感和学习中断。例如,在休息期间,患有ADHD的儿童的父母应遵守规定的ADHD症状管理,同时尝试提供良好的家庭环境,寻找管理负面情绪,增加体育锻炼的方法,并减少数字媒体产品。

数据和材料的可用性

如果需要,作者可以提供原始数据。

参考文献

  1. 1.

    阿德兰塔多-雷诺au M, Moliner-Urdiales D, Cavero-Redondo I, beltrans - valls MR, Martínez-Vizcaíno V,等。儿童和青少年的屏幕媒体使用和学习成绩之间的联系:一项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JAMA Pediatr。2019;173 (11):E1-E10。https://doi.org/10.1001/jamapediatrics.2019.3176

    文章谷歌学者

  2. 2.

    Andreassen CS, Billieux J, Griffiths MD, Kuss DJ, demetrovic Z, Mazzoni E等。社交媒体和视频游戏成瘾与精神障碍症状之间的关系:一项大规模的横断面研究。心理成瘾行为。2016;30(2):252-62。https://doi.org/10.1037/adb0000160

    文章谷歌学者

  3. 3.

    巴克利英航。执行功能。纽约:吉尔福德;2012.

    谷歌学者

  4. 4.

    巴克利RA。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诊断和治疗手册。纽约:吉尔福德出版社;1998.

    谷歌学者

  5. 5.

    等。COVID-19期间的远程学习:检查学校实践、服务继续以及患有和不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青少年的困难。20(S1054-139X): 30521-3。https://doi.org/10.1016/j.jadohealth.2020.09.002

    文章谷歌学者

  6. 6.

    杨志强,王志强。青少年自杀、自残与媒体习惯的关系。心理学报。儿童青少年精神科临床杂志2018;27(2):159-69。https://doi.org/10.1016/j.chc.2017.11.004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7. 7.

    Caprì T, Gugliandolo MC, Iannizzotto G, Nucita A, Fabio RA。媒体使用对家庭功能的影响。咕咕叫Psychol。2019;1(23):1 - 11。https://doi.org/10.1007/s12144-019-00204-1

    文章谷歌学者

  8. 8.

    Ceranoglu Ta。不受问题的媒体使用习惯:数字媒体使用与关注缺陷/多动障碍之间的相互作用。儿童青少年精神科临近北方。2018; 27(2):183-91。https://doi.org/10.1016/j.chc.2017.11.009

    文章谷歌学者

  9. 9.

    陈永强,徐静。高中生学习动机对自尊的影响及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J Bio-education。2020; 8(2): 129 - 33所示。

    谷歌学者

  10. 10.

    青少年时期媒体使用与大脑发育。Nat Commun。2018;9(1):588 - 97。https://doi.org/10.1038/s41467-018-03126-x

    中科院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11. 11.

    关键词:执行功能行为评价量表;孩子神经心理学。2000;6(3):235 - 8。https://doi.org/10.1007/springerreference_184532

    文章谷歌学者

  12. 12.

    何安,万俊杰,惠庆鹏。手机依赖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及其与生活事件、学业倦怠的关系中国临床心理杂志。2019;7(2):410-3。https://doi.org/10.16128/j.cnki.1005-3611.2019.02.041

    文章谷歌学者

  13. 13.

    数字媒体、儿童的焦虑和抑郁。儿科。2017;140(2)补充:s76 - 80。https://doi.org/10.1542/peds.2016-1758G

    文章谷歌学者

  14. 14.

    等。COVID-19大流行的多学科研究优先事项:精神卫生科学行动呼吁。柳叶刀神经病学杂志上。2020;7(6):547 - 60。https://doi.org/10.1016/s2215-0366(201.20)30168-1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15. 15.

    Horowitz-Kraus T, Hutton JS。孩子们的大脑连通性随着他们阅读书籍的时间增加而增加,而随着接触屏幕媒体的时间延长而减少。Acta Paediatr。2018;107(4):685 - 93。https://doi.org/10.1111/apa.14176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16. 16.

    Hrafnkelsdottir SM,Brychta RJ,Vaka R,Sunna G,Chen Ky,Erlingur J等人。较少的筛选时间和更频繁的剧烈体力活动与冰岛青少年报告负心理健康症状的风险降低有关。Plos一个。2018; 13(4):E196286。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196286

    中科院文章谷歌学者

  17. 17.

    康春英,孟F,冯强,袁娟,杨建忠。COVID-19疫情期间中国实施隔离。精神病学杂志2020;289 (SI): 113038。https://doi.org/10.1016/j.psychres.2020.113038

    中科院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18. 18.

    关键词:儿童,电子游戏,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典型发育60 Pediatr Int。2018;(6):523 - 8。https://doi.org/10.1111/ped.13564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19. 19.

    Laghi F,Schneider Bh,Vitoroulis I,Coplan RJ,Baiocco R,Amichai-Hamburger Y等。知道什么时候不使用互联网:羞怯和青少年的在线和与朋友的离线互动。计算嗡嗡声。2013; 29(1):51-7。https://doi.org/10.1016/j.chb.2012.07.015

    文章谷歌学者

  20. 20.

    Leménager T, Hoffmann S, Dieter J, Reinhard I, Mann K,等。健康的、有问题的和成瘾的互联网使用之间的联系与合并症和自我概念相关的特征。行为成瘾杂志。2018;7(1):31-43。https://doi.org/10.1556/2006.7.2018.13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21. 21.

    进一步研究电视对儿童执行功能的直接影响。51 Dev Psychol。2015;(6):792 - 805。https://doi.org/10.1037/a0039097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22. 22.

    屏幕时间对儿童和青少年的不良生理和心理影响:文献综述和案例研究。环境研究》2018;164:149-57。https://doi.org/10.1016/j.envres.2018.01.015

    中科院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23. 23.

    吕旭,吴欧,赵志强,郭芳。杨氏中文网络成瘾量表的验证研究。损伤医学(电子版)。2019; 8(1): 17-23。https://doi.org/10.3868/j.issn.2095-1566.2019.01.004

    文章谷歌学者

  24. 24.

    Makris N, Biederman J, Monuteaux MC, Seidman LJ。以神经系统为基础的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解剖学的概念化。Dev > 2009; 31(1 - 2): 36-49。https://doi.org/10.1159/000207492

    中科院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25. 25.

    马修斯CL,莫雷尔HE, Molle JE。电子游戏成瘾,ADHD症状学,以及电子游戏强化。药物与酒精滥用,2019;45(1):67-76。https://doi.org/10.1080/00952990.2018.1472269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26. 26.

    Nathanson Ai,Aladéf,夏普Ml,Rasmussen Ee,Christy K.学龄前儿童电视曝光与执行功能的关系。开发心理。2014; 50(5):1497-506。https://doi.org/10.1037/a0035714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27. 27.

    Nikkelen SW,瓦尔肯堡总理,Huizinga M, Bushman BJ。儿童和青少年媒体使用与adhd相关行为的meta分析。Dev Psychol。2014;50(9):2228 - 41。https://doi.org/10.1037/a0037318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28. 28.

    牛发,姚林林,吴玲,田勇,孙晓军。父母低头症与青少年手机成瘾:亲子关系与自我控制的作用儿童青少年服务修订版2020;116:105247。https://doi.org/10.1016/j.childyouth.2020.105247

    文章谷歌学者

  29. 29.

    Peetters M,Koning I,Van Den Er。预测年轻青少年的互联网游戏障碍症状:一年的后续研究。计算嗡嗡声的行为。2018; 80(MAR):255-61。https://doi.org/10.1016/j.chb.2017.11.008

    文章谷歌学者

  30. 30.

    青少年问题互动媒体的使用:合并症、评估和治疗。心理Res行为管理。2019;12:447-55。https://doi.org/10.2147/PRBM.S208968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31. 31.

    钱云,王云飞。中国学龄儿童执行功能家长形式行为评定量表的信度和效度。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7;3(39):277-83。

    谷歌学者

  32. 32.

    Ra CK, Cho J, Stone MD, De La Cerda J, Goldenson NI, Moroney E,等。数字媒体使用与青少年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后续症状的关联《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2018, 3203(3): 255 - 63。https://doi.org/10.1001/jama.2018.8931

    文章谷歌学者

  33. 33.

    邵建勇,陈旭,齐亚文,黄磊。芜湖市医学生网络成瘾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锦州医学院学报2017;38(5):84-7。

    谷歌学者

  34. 34.

    帅玲,陈瑞荣,王玉峰。中国男孩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执行功能概况:不同亚型和共病。临床神经心理杂志。2011;26(2):120-32。https://doi.org/10.1093/arclin/acq101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35. 35.

    斯美塔纳,Rote WM。青少年与父母的关系:进展、过程和前景。安Rev Dev心理。2019;1(1):41-68。https://doi.org/10.1146/annurev-devpsych-121318-084903

    文章谷歌学者

  36. 36.

    计划、工作记忆和抑制与学龄前ADHD症状的个体差异有关吗?Dev Neuropsychol。2002;21(3):255 - 72。https://doi.org/10.1207/S15326942DN2103_3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37. 37.

    苏丽丽,王凯,朱勇,罗晓荣,杨志伟。中国城市儿童抑郁自评量表常模研究。中华医学杂志;2003;17(8):547-9。https://doi.org/10.3321/j.issn:1000-6729.2003.08.011

    文章谷歌学者

  38. 38.

    Tamm L, Nakonezny PA。小儿多动症的元认知执行功能训练:一项概念证明研究。注意缺陷超行为失调。2015;7(3):183-90。https://doi.org/10.1007/s12402-014-0162-x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39. 39.

    陶杰,金fx,张先生,程泽。青春期人口FES-CV的可靠性和有效性。中国j in clin心理。2015; 23(6):1024-7。https://doi.org/10.16128/j.cnki.1005-3611.2015.06.015

    文章谷歌学者

  40. 40.

    陶思明,付金龙,王浩,郝建华,陶fb。青少年问题手机使用自评问卷的编制及大学生心理测量评估。中国学校卫生。2013;34(1):26-9 doi:中国知网:孙:XIWS.0.2013-01-012。

    谷歌学者

  41. 41.

    王凯,苏林林,朱勇,翟健,杨志伟,等。中国城市儿童焦虑相关情绪障碍筛查规范中国临床心理杂志。2002;10(4):270-2。https://doi.org/10.3321/j.issn:1673-8225.2005.04.032

    文章谷歌学者

  42. 42.

    王涛,刘凯,李志,徐勇,刘颖,石伟,等。中国儿童和青少年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患病率: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Bmc精神病学。2017;17(1):32-42。https://doi.org/10.1186/s12888-016-1187-9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43. 43.

    Wiederholt BK。数字媒体是否在青少年使用adhd的症状?Cyber​​psychols行业SoC网。2019; 22(3):171-2。https://doi.org/10.1089/cyber.2019.29143.bkw

    文章PubMed谷歌学者

  44. 44.

    辛晓华,姚树清。中学生生活事件自评量表的效度和信度。中华医学杂志;2015;29(5):355-60。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0-6729.2015.05.010

    文章谷歌学者

  45. 45.

    杨林,王艳芳,钱启军,顾博梅。中国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临床亚型的初步探讨。中华精神病学杂志。2001;34(4):204-7。https://doi.org/10.3760/j:issn:1006-7884.2001.04.004

    文章谷歌学者

  46. 46.

    叶淑英,陈立军,王庆南,李庆国。中国8 - 19岁学生屏幕时间的相关因素公共卫生。2018;18(1):467-73。https://doi.org/10.1186/s12889-018-5355-3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47. 47.

    年轻的KS。网络成瘾:一种新的临床现象及其后果。行为科学学报。2004;48(4):402-15。https://doi.org/10.1177/0002764204270278

    文章谷歌学者

  48. 48.

    张海峰,帅林,张金生,王艳芳,卢婷婷,谭鑫,等。中国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学龄前儿童执行功能相关的神经心理学特征:执行功能的神经心理学测量和行为评定量表。中华医学杂志;2018;131(6):648-56。https://doi.org/10.4103/0366-6999.226893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49. 49.

    张金生,帅林,余辉,王志勇,邱明辉,卢璐,等。COVID-19疫情期间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学龄儿童的急性压力、行为症状和情绪状态。亚洲J精神病学。2020;51:102077。https://doi.org/10.1016/j.ajp.2020.102077

    文章PubMed公共医学中心谷歌学者

  50. 50.

    郑晓娜,易思敏,陈勇,刘立邦,朱永昌,等。医科大学生手机依赖与睡眠质量的调查。卫生职业教育。2019;37(8):124-5 doi:中国知网:孙:ZDYX.0.2019-08-066。

    谷歌学者

  51. 51.

    周建军,郭少华。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信度和效度。心理发展与教育。中华医学杂志;2013;27(6):424-8。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0-6729.2013.06.005

    文章谷歌学者

下载参考

确认

我们要感谢参与这项研究的家长和孩子。

资金

This study was supported in part by grants from the three-year action plan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Shanghai’s public health system (2020–2022), key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project (GWV-10.1-XK19), and outstanding academic leaders cultivating project (GWV-10.2-XD30).

作者信息

从属关系

作者

贡献

蓝帅进行了研究并撰写了手稿。何珊和郑宏对本研究的数据进行了管理和分析。王周野、邱美慧、夏伟平从门诊招募受试者。曹轩和陆璐负责组织问卷调查,并录入数据。张劲松指导了这项研究并批准了最终的手稿。作者阅读并批准了最终的手稿。

相应的作者

给张劲松的信件。

道德声明

伦理批准和同意参加

本研究经新华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并获得所有家长和患儿的知情同意。

同意出版

不适用。

利益争夺

作者宣称他没有相互竞争的利益。

额外的信息

出版商的注意

新万博为什么注册不了Springer自然仍然是关于发表地图和机构附属机构的司法管辖权索赔中立。

权利和权限

开放获取本文是基于知识共享署名4.0国际许可,允许使用、共享、适应、分布和繁殖在任何媒介或格式,只要你给予适当的信贷原始作者(年代)和来源,提供一个链接到创作共用许可证,并指出如果变化。本文中的图像或其他第三方材料都包含在本文的知识共享许可中,除非在该材料的信用额度中另有说明。如果资料不包括在文章的知识共享许可协议中,并且你的预期用途没有被法律规定允许或超过允许用途,你将需要直接从版权所有者获得许可。如欲查阅本许可证副本,请浏览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创作共用及公共领域专用豁免书(http://creativecommons.org/publicdomain/zero/1.0/)适用于本文提供的数据,除非在数据的信贷额度中另有说明。

再版和权限

关于这篇文章

通过CrossMark验证货币和真实性

引用这篇文章

何绍帅,郑华。et al。COVID-19大流行期间数字媒体使用对患有多动症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全球健康17日,48(2021)。https://doi.org/10.1186/s12992-021-00699-z

下载引用

关键字

  • adhd.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数字媒体
  • 心理健康
Baidu